写在开篇的话
  有这样的一群人,我们常常说起他们的故事,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人民警察。他们来到哪里,就给那里带来安宁与祥和,他们的身影互为映衬、星火成炬,用自己的无私奉献乃至最为宝贵的生命,践行着对人民的爱和对公安事业的忠诚。

  有人说,他们是一束光,以人性的光明照亮所有人心里的阴霾,让百姓看到身边的希望。有人说,他们是一团火,以热情和温暖让百姓感受到身边的正能量,对梦想和生活充满信心。

  他们自己却说,我们不是光,也不是火。我们只是一个你身边生活着的普普通通的人,只不过,他们快乐着你的快乐,幸福着你的幸福,因为对脚下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所以你的平安就是他们最大的心愿。

  这次,就让他们来讲一讲自己的故事吧。于是,就有了“我的创建故事”这个专栏,算作近年来全省公安机关“创建全国最安全省份”工作的一个缩影。即日起,吉林省公安厅联合东亚经贸新闻报社,共同推出“我的创建故事”专栏。

  这里面记录的都是我省基层一线广大民警、辅警在全国最安全省份创建工作中亲历的真实故事。他们可能是万家灯火之时仍逡巡于大街小巷的片区民警,也可能是栉风沐雨在马路上指挥交通的执勤交警;他们可能工作在你所不熟悉的边远山村乡岭,也可能就在你每天都会路过,给你一抹熟悉注视的岗亭里。尽管这些出自民警之手的作品在语言叙述、写作手法方面显得有些稚嫩,但是,至少这是真诚的——真人、真事、真情,惟其“真”,方能让人读后倍感亲切,难以忘怀。
我的创建故事|丢失的房盖
  刘夏参加公安工作五年了,他觉得生活远比电影更加奇幻。

  2019年5月10日,一位老大爷焦急的走进了铁厂派出所。值班民警刘夏看见了,问:“怎么了大爷?”

  老大爷十分气愤的说:“我家房盖丢了!”

  刘夏一愣:“房盖丢了?大爷您坐下慢慢说。”

  老大爷姓张,在一心村王八岭上盖了一间瓦房。夏天在瓦房居住,冬天回镇里猫冬。天气转暖,张大爷准备把平房收拾一下,没想到房盖没了。

  刘夏说:“大爷,您先领我过去看看。回来我再给您详细的取个笔录。”

  刘夏和民警李辉带好相机、执法记录仪开车拉着张大爷向一心村的方向驶去。

  路上,刘夏问李辉:“李哥,你去过王八岭吗?”【详细】
我的创建故事|一百单八将
  马绪坤,62岁,是吉林市北京路派出所的返聘民警,无论所里的同志,还是社区的百姓。都亲切的叫他“老马”。

  老马的警务室里有本通讯录,里面没有各级领导,没有同学同事,只有33名清洁工、21名出租车司机、21位楼长、20名义务巡逻队员和13家小行业业主。

  提起这本通讯录,老马自豪地说,“派出所工作千头万绪,单凭民警,即使跑断腿、累出病,也不可能按要求完成工作。通讯录里的这些人,就是我的‘一百单八将’,他们充当着我的眼和耳,替代着我的手和腿。”

  老马的“一百单八将”,拥有特殊的职业性质,能够第一时间发现可疑情况和案件线索,有条件深入家家户户,了解到民警不曾掌握的情况和信息。

  为和他们处好关系,寒冷的冬日,老马陪清扫队一起清雪;静谧的深夜,老马陪等活儿的出租车司机一起打牌;喜庆的节日,老马到每个单元楼长家里送上祝福;平日里,老马到每个小店嘘寒问暖,与他们建立了非常深厚的感情。【详细】
我的创建故事|王大拿的双十一
  作为北山派出所为数不多的单身青年,王大拿可谓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当然,这是他自己给自己的评价。“可如今仍然是孤家寡人,也许这是老天对我的考验吧!”王大拿心中暗自嘀咕。

  11月10日,看着窗外冬日最后一丝阳光从桌面渐渐离开,慢慢移到窗台的那朵刺都掉光的仙人掌上时,他忽然又有种淡淡的忧愁,心想:我才养了你一个多月,虽然我烟是抽的频繁了点,可你不是净化神器吗,这么快就撒手人寰了!都怪我太潇洒,难怪找不到女朋友。

  他随手看了看手机:17时20分。看着朋友圈一堆堆发誓不当“剁手党”的信息,什么“最容易翻的车就是购物车,最简单的成功是支付成功,最方便跟的风是双十一后一起喝西北风”......他忽然又有了些兴奋,明天就是双十一了,今天本尊正好值班,晚上如果没有警情,零点准时浴血开战。

  作为一名26岁的男青年,王大拿有着同龄人一样的爱好,抽烟喝酒打游戏,吹牛扯淡放臭屁,可谓是样样精通,行行不落,作为工作3年的派出所民警,在各方面工作上算是小有斩获,用他师傅张副所长的话讲:你是我最后一名弟子,经过3年刀光剑影枪林弹雨的考验和考察,现在你可以闯荡江湖了!【详细】
我的创建故事|小丛的工作日志
  8月14日上午9点,我来到吉林省森林公安局露水河森林公安分局新兴中心派出所所长丛鹏智的办公室,本来,我们约好了要好好聊聊的。“真是不巧,我现在得马上去趟居民家里处理点问题,这是我的工作日志,这些年的事都在里边,你先看着,咱们回头再聊。”说着,小丛(他更喜欢这样的称呼)给了我了一摞笔记本,穿戴整齐出发了。

  我坐在椅子上,缓缓翻开了这些工作日志——

2019年4月16日 星期二 天气小雪

  早上在岔线里巡逻的时候,发现了老农张某为了割架条,放倒了一棵水曲柳,根部径级8厘米。

  林区“禁采”以后,上山“放树”的人明显减少了。现在的老百姓也都知道偷木头违法了,自然抓到的现行也就少了。我想,张某的事情一定是事出有因。

  我们后来到张某的家中通知家属时发现,夫妻俩并不富裕,仅以种菜出摊为生,上山割点儿架条就是为了栽豆角,只是没想到里面还有一棵水曲柳。【详细】
我的创建故事|归途
  《失孤》这部电影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它讲述了一位父亲长达15年的艰辛寻子路。影片留给观众最深的印象就是父亲装满寻人启事的挎包,寻找孩子的路有多长,父亲就背了这只挎包有多久,也许对于这位父亲而言,寻子,就是余生的全部。

  白城市西郊街道丰产村王长久的家中,上演了与电影情节相似的悲剧。

  王长久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忙”是乡亲们评价他用到最多的词。要是问他都忙些什么,倒是也好总结。结婚之后忙着和妻子经营自己的小日子,离婚之后忙着奔波生计,能够让上小学的独生子王勇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然而,2001年10月11日这天,让这个终日忙碌的庄稼汉的生活一下失去了控制。

  这天,王长久被儿子的班主任老师叫到学校,老师生气地向王长久“控诉”了王勇屡次逃课、不听管教的种种劣迹。王长久不淡定了,回到家中不由分说便给儿子一顿“胖揍”。这顿“胖揍”,让生性顽劣的王勇心生离意,他想逃离父亲和老师的管束,于是偷偷地踏上了一列绿皮火车,这一走,便再无音讯。就这样,王长久踏上了漫漫寻亲之路……

  时间转眼来到了2004年4月,多年来寻子无望的王长久想到了报案,于是他来到白城市公安局经开分局西郊派出所...【详细】
我的创建故事|反电信诈骗“四人组”的31天
  医院里,新生儿的哭声几乎盖过了电话铃声。梨树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侦查员王君拿起电话一看,全是反电信诈骗 “四人组”和刑警大队兄弟们的恭喜与祝福,恭喜他“产房传喜讯——生了”。

  看着一脸憔悴的妻子和还没睁开眼睛的儿子,王君不敢说马上要赶赴外省侦办一起电信诈骗案的事儿,可是他不停地徘徊和不停地接电话,还是让妻子和母亲看出了“有事”。王君说:“兄弟们都飞到昆明了,我能不着急吗!”于是就告诉家人他必须马上走,否则一起诈骗案就无法及时展开侦破。

  在告别妻子和刚刚出生的儿子时,王君真想哭一次。做为刚成立不久的刑警大队反电信诈骗“四人组”的负责人,王君深知电信诈骗只要发案,必须第一时间行动,否则就失去了“黄金侦破期”。

  7月11日暴雨:“四人组”的三名兄弟突然拉肚子,真不知道咋办?(摘自王君“工作日志”)

  “从沈阳桃仙机场到云南昆明长水机场,再到临沧机场,又坐大客车在崎岖山路上颠簸了7个小时,终于到达中缅边境临沧市镇康县南伞镇,整整折腾了23个小时,骨头架子都散架了。”王君在7月6日“工作日志”写道。

  王君带领申凯文、许中仁、王一凡到达后,很快同当地警方取得联系,向他们详细介绍了发生在5月10日的一起网络电信诈骗案情况,得到当地警方大力支持,“四人组”十分高兴,疲惫感似乎都一扫而空了。

  在有关部门的配合下,涉案的第一个主犯的情况很快确定了...【详细】
我的创建故事|“艳遇”
  2019年元旦刚过,正是深冬时节、严寒时分,北国长春的室外温度下降到零下20几度。已是深夜,街路上有车不时驶过,但行人很少——这时候,谁还愿意出来呢? 

  这时,宽城区公安分局凯旋路派出所副所长李放正带领民警和辅警,在辖区街路和背街小巷执行巡逻任务。他们四警两辅,车巡和步巡交替换班,接受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的指令,随时处理群众的求助和报警,同时进行场所的安全检查、可疑人的治安盘查,也包括发现打击现行违法犯罪活动。

  刚刚从车巡换班到步巡。李放说,咱们正好活动活动,松松筋骨。在派出所工作了多年,辖区的人和事儿太熟悉了。步巡一段,看到还在营业的超市和小旅店,李放他们就进去看看,最放心不下的还是防火。

  “这元旦过了就是春节,老刘你可千万别来个火烧旺运啊,要是那样可是哭都找不着调。”【详细】
我的创建故事|急速飞车
  十字街头,车流、人流如潮水般奔涌而来,又呼啸而去,扬起一股沙尘,喷下一股尾气。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寒风中,烈日下,我就站在那里。几年如一日,十几年如一日,几十年如一日,这样的考验、这样的淬炼、这样的坚守,成就了这样一群刚强坚毅的我,我的名字叫交警。

  2019年夏天,对于我、对于辽源全市市民来说都是异常“烦躁”的。究其原因,除了高温酷暑,更多的是为建设大美辽源、谋划“辽源城市建设年”而开始的全市范围内的修路,几乎所有主干路、辅路都有不同程度的维护,导致原本几百米就能到的地方需要绕行两三公里,再加上车辆可选择通行的道路较少,辽源这个宽敞宜居的小城有了“大城市”的高峰期,堵个半小时都不是事儿。

  2019年8月29日,我照常来到执勤地点,被我称为“头痛岗”的一建道口。一建道口所在路段是现在仅有的两条能通行的主干道之一,车流量大,并且在路口南侧有火车道,因距离车站较近,这段铁路是经过辽源列车的必经之路,每天有十余趟火车来往。这意味着每天有大量的车辆将在此停滞堵塞。修路、堵车导致往来的行车速度明显缓慢,车流量已经达到了平日的三倍以上!

  下午15点58分,晚高峰前夕我刚刚疏通一波堵塞,还没等缓过神儿,一名女子急匆匆跑向我,怀里抱着一个只有几岁大的孩子,急得语无伦次...【详细】
我的创建故事|一万双拥军鞋垫
  戍边军人用脚丈量边关,年近90岁的咸贞淑老人,10余年来亲手缝制万双鞋垫送到部队,呵护子弟兵丈量边关的双脚——不让一个线头硌着官兵的脚,老人的鞋垫也一直陪伴着向上边境派出所民警走在漫长的边关路上......

  咸贞淑老人出生于上个世纪30年代,70多年来,她始终沿袭着紧握“拥军第一棒”的光荣传统,成为辖区远近闻名的“拥军模范”和“鞋垫奶奶”。

  谈起做鞋垫的原因,咸贞淑的回答很朴实:“年纪大了,也干不动重活,就想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缝补鞋垫还做得来。”

  2009年冬天,咸贞淑老人偶然在街上看到原公安边防官兵冒着风雪在路上巡逻,她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从那时起,老人暗下决心:在有生之年,要为部队官兵做1万双鞋垫,让更多官兵用上自己缝的鞋垫。

  2010年7月,80多岁的老人亲自到抗洪抢险一线,把精心缝制的1000双鞋垫送到原向上边防派出所官兵手中,从那时起,老人与派出所官兵结下了不解之缘。之后每年“八一”建军节前夕,咸贞淑老人都会把缝好的鞋垫送到派出所和驻地部队,最初一年送1000双,后来就越做越多...【详细】
我的创建故事|黑户
  这是一所坐落在黑龙江省集贤县城中区古老的两间连脊破旧平房,大大小小的裂缝在黢黑油亮的水泥墙面上挂着。屋里西墙角上的一个老式立柜是这间屋里最奢侈的摆设,房顶上的一只25瓦灯泡,给屋里增添些许亮度。

  房子的主人名叫王玉坤,今年71岁。46年前,老伴嫌他穷,抛下他和只有一岁的儿子不知去向,村里还时不时催他交农业税,王大爷一狠心,带着年幼的儿子从老家舒兰县舒郊乡正义村投奔姐姐王玉珍,从此就在这间屋里住了下来。王大爷靠给村民打短工维持生计,一年又一年,艰难地把儿子抚养成人,他也从一个外乡人变成了本地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王大爷没有当地户口,一块土地也没分到。 没有户口,给他们父子俩带来了许多不便,他也渐渐认识到了户口对自己的重要性。前些年,王大爷打发儿子回老家补办了户口。他心想,自己这么大岁数了,也不出门,就不想再回老家补办户口了。就这样,一拖又过了十多年。后来,连续发生的许多事,坚定了王大爷恢复户口的决心。 出门乘车需要身份证,到银行办卡需要身份证,去医院看病需要身份证……最关键的是,国家出台了对60岁以上老人每月发放生活补助费的政策,王大爷在当地是“黑户”,不仅享受不到这种待遇,就连低保、五保、贫困救济等优惠政策也享受不到。近几年,自己的身子骨越来越差,什么活也干不了,每月只靠儿子在外打工寄回来的百八十元钱维持生计。儿子甚至告诉他:“你没户口,将来死了都火化不了,那可咋整?” 于是王大爷跺跺脚,当即决定回老家补户口。 没有身份证,买不了火车票...【详细】
我的创建故事|老王的“倒计时”

  王刚柔,人如其名,刚柔相济,出生在上个世纪50年代末。老王一生无大爱好,除了工作,那就是业余时间练练书法了。

 

  丁酉鸡年的三月初十是老王60岁的生日,孝顺的一双儿女邀请了两桌子亲朋好友为操劳大半辈子的父亲贺寿。席间,儿女们纷纷举杯,感谢父亲这些年来的言传身教,故友们赞许老王一生的“丰功伟绩”,祝福声、赞誉声不绝于耳。老王抿嘴笑着,慢悠悠地从兜里拿出了一样物件,展示给大家。

 

  这是一本老王精心制作的台历。365张日历张张书写着不同的名言警句,有人生篇、理想篇、事业篇、惜时篇、勤奋篇……句句充满正能量。老王告诉大家:“每过一天我就翻一张,这样能时刻提醒自己,我还剩下多少个工作日。”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老王从部队转业分配到大安县(现在的大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工作。那时的农村乡路是清一色的土路,老王调侃道:“晴天一身土,雨天车打误”,别提工作有多困难了。从事交管工作三十余年间,不论是交通事故现场还是车辆高峰节点易堵路段,都有老王魁梧的身影,他亲眼见证了大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突飞猛进、城区道路合力规划改造的实在变化和交通管理手段的与时俱进,更是见证了智慧交通的悄然兴起。【详细】

我的创建故事|毒 战
  初夏6月,连日的小雨给吉林省辉南县这座北方小城带来一丝清凉。城区的某个住宅楼里挤满了人,人群中不断传出抽噎声。

  “儿孙们都很好,您就放心的去吧!”家人们站在床前不停的说着安慰的话,可躺在床上的老人却始终不肯闭眼。

  “算了,别劝了。她这是在等着见学武最后一面啊!”

  此刻,在北京至山海关的某段高速公路上,一辆物流货车飞快的行驶。货车里的两名中年男人一边听着高分贝的舞曲,一边用自制的烟枪轮流吸食冰毒。正在“自嗨”的两人并没有发现,一辆黑色轿车就在不远处紧紧地跟着他们。

  轿车里,4个男人死死盯着前面的货车,眼里布满血丝的他们已经不知道在车上呆了多长时间……【详细】
我的创建故事|碰撞出的缘分
  2018年12月,一个寒冷刺骨的雪夜。

  东丰县公安局沙河派出所内的报警铃声突然响起,有人举报在辖区礼义村九组刘老大家有人聚众赌博。民警们迅速集结,警车在夜色中卷起雪花一路飞驰。

  整个处置过程还算顺利。一共8个人,在用扑克“推牌九”。面对着突然推门而入的警察,他们很配合地交出了赌具和赌资。

  然而,当民警将现场的人带离时,麻烦来了。

  一位近50岁的妇女,不知从哪听到了消息,一瘸一拐赶到刘老大家院里,一边哭,一边不停地骂着一个被带离的男人。那个老实的男人,任凭她骂,不吱声,只是懦懦地跟着警察上车。女人无望地看着这一切,被前来围观的人拽住,稍稍平静了些。

  警车发动了,两束刺眼的灯光穿透了夜幕。就在这时,那个女人突然不顾一切地扑到车前拦住了警车去路。为了不发生意外,所长老周下了车。【详细】

客服电话:010-62961030 | 010-82145002 | 客服QQ:10000 100304 Email:cmstop@cmstop.com

北京思拓合众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Copyright @ cmsto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82107号